尧章

我只想做一个优雅的衣冠禽兽。

©尧章
Powered by LOFTER
 

记个脑洞,有缘再码

楚留香设定  云梦x暗香

原来这一切,都是我在唱独角戏。

她整了整衣领,眼眸弯弯。

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红裳银甲的明媚少女,胯下桃花马,马上人比花娇。

她背后的长枪,红缨在漠北苍黄的烈风中漂扬。

她又轻轻地笑了,估计没有人知道,生在漠北,长在暗香的女孩子,会唱一口好听的昆曲。

泪湿罗衣脂粉满,四叠阳关,唱到千千遍。人道山长山又断,萧萧微雨闻孤馆。

少女清亮的声音在她死水一样的心中惊起小小的波澜,那个少女笑着,像一只狡黠的小猫,伸出软软的爪子,在她心上重重地留下了痕迹。

她又回忆起少女第一次登台的样子,眉目如画,眼角那一枝鲜红的月季弯弯,美艳不可方...

 

【黄少天中心】这一路走来

我永远爱他❤

泺桐今天出不了锅了。:



“这一路走来 说不上多辛苦
   庆幸心里很清楚
   是因为还有 那么一点在乎
   才执着这段旅途”


提笔总想写些什么,思前想后的反复推敲反而适得其反。索性遵从本心把自己乱七八糟的话全写下来。


生日快乐啊少天,说起来今年你就要出道了吧?当初肆意风发的少年也要挑起领跑蓝雨未来的责任了,看着你一步一步跌跌撞撞的成长不由得感到欣慰,甚至心酸。


很遗憾18岁的生日没能送上燃王给你当上生日礼物,但熟知你一定会笑着扬了扬手表示自己不在意并安慰有你们这些粉丝我就...

 

【活体沙雕】亚瑟的眉毛出走了并且只剩下一根《中》

亚瑟的眉毛出走了只剩下一根

3.讨厌的小混蛋阿尔弗雷德在电话里疯狂地大笑着并带给亚瑟致命一击

“喂…”亚瑟拿着话筒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他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是阿尔弗雷德猖狂的大笑和纸张摩擦的声音。阿尔弗雷德笑声听起来很蠢,亚瑟有点想把手穿过话筒和电话线,再伸到那个小混蛋的喉咙里,拽着他的扁桃体让他安静下来。

可惜远在大洋彼岸的年轻国家意识体听不到他的心声,仍然在放肆地大笑。

“哈哈哈哈你的眉毛出走了哈哈哈!”亚瑟听着阿尔弗雷德聒噪的声音在皱眉头,“亚蒂你的眉毛竟然会出走吗哈哈哈原来你的眉毛是可拆卸的是吗哈哈哈哈”

“说过了不要叫我亚蒂!”亚瑟已经不知道该从那一部分开始吐槽,于是他有气无力...

日常吸猫

 

【活体沙雕】亚瑟的眉毛出走了只剩下一根

亚瑟的眉毛出走了只留下一根

1.听说亚瑟的眉毛出走了,远在东方的老王发来贺电

此刻的亚瑟.柯克兰,联合王国的意识体,从来没有如此想掐死远在东方的盟友。

“哈哈哈哈哈你眉毛还会出走啊哈哈哈!”亚瑟皱着眉头,他用四根手指嫌弃地将话筒远离自己的耳朵,丝毫不顾忌里面传来的王耀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大笑声和诡异的肉体撞击桌面的清脆响声。

“哎呦我去…”王耀笑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你笑够了没有。”王耀听到亚瑟无奈的声音,脑海里想象着亚瑟的眉毛,尽管他们只是一群线条,但是仍然穿着全套的礼服,戴着黑色的高帽,语气遗憾地对亚瑟抱歉,然后拎着一个英式的旅行箱向远处走去,只留下泪流满面的...

 

【论坛体/金三角】最近有人抽到亚瑟吗楼主都想氪金了(9)

我白汉三又回来了
恭喜我喜提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
呱唧呱唧


楼上的分析前半段看似正经
但是最后一句暴露了她阴暗的内心
说吧你是不是hero君派来的间谍!!
【嘎嘎大笑】
#175           墨阳大小姐我的嫁

哈哈哈
话说174你这样说楼主不太好吧
#176           我就是那个小公主

回复:#176:没关系,我都习惯了
回复:#174: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律师函警告一次】
#177 ...

 

亚瑟睡在他肩上,金色的小脑袋上晃晃下晃晃,许久未修剪的金发略长,不服帖地翘在夏日的蝉鸣里。午后的阳光略微有些刺眼,他微微低下头,亚瑟在阳光中白得近乎透明的小巧鼻子抽动了两下,线条优美的嘴唇艳红,再往下,可以看到亚瑟大敞的衣领下精致的锁骨和一小截白白嫩嫩的胸口。

他收回目光,对着灿烂的阳光笑了笑。

亚瑟在睡梦中无意识地嘟囔着。

树影斑驳。

【没错那个人就是我:-)】

哈哈哈瞎画
贼刺激

心疼我的少天❤心疼退圈的太太❤

隐隐:

指路  这位聚聚→@瑛殁 

 

关于亚瑟

酒吧的灯是昏暗的,不甚明亮,可弗朗西斯偏偏能看到亚瑟奶白色的背,和那一片奶白肌肤覆盖着的振翅欲飞的蝴蝶骨。

弗朗西斯蓝紫色的眼眸在或红或绿的灯光下亮得出奇,他轻佻地挑一挑眉毛,伸手抓住亚瑟苍白纤细的脚踝,丝毫不顾亚瑟小猫一样的呜咽,用力把他从床上拽了下来。

亚瑟的头磕到了床沿上,他眯了眯祖母绿的眸子,沙金色的短发乱糟糟的堆在眉心,他的脸很红,修长五指紧紧攥着胸前的薄被,他的脖颈和胸口通红一片,胸口一起一伏,更显得那锁骨突出扎眼。他瞪大了双眼,怯怯的看着面前抓着自己脚踝的长发男人,他知道弗朗西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尤其是愤怒的弗朗西斯,尤其被子下的自己一丝不挂。

弗朗西斯当然知道亚瑟什么也没...